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专栏>正文

不是“歧视”你 而是“算计”你

2018-05-31 10:47
来源:牛牛网

本文地址://www.qdkdd.com.cn/zl/detail/20180531/1000200033137431527734864349763011_1.html
文章摘要:不是“歧视”你 而是“算计”你,资料馆套现张云逸,到低深情厚谊眼力。

如果你是星爸爸,一杯咖啡你会卖多少钱?

如果你是马爸爸,对待淘宝V5会员和新注册会员要不要一视同仁?

如果你能收集到用户的年龄、性别、家庭住址,甚至收入情况,根据不同用户的需求,同一件商品可不可以给出不同报价?

也就是说,对于有钱不在乎价格的消费者,我们可以把价格定得高一点;对于花钱很谨慎的消费者,我们就把价格定得低一点,让每一位消费者最终付出他们愿意付出的最高价。

你可能想说,这是理想状态。在现实交易中,作为老板的我,怎么可能知道每一位用户的“心理价位”是多少?

也许过去很难做到,我们需要与每一位消费者“讨价还价”来确定定价,成本太高;但现如今有了互联网,有了大数据,可以说技术上已无障碍。

亚马逊早在2000年就这么做了,但很快被人指责这是在“价格歧视”。当时贝佐斯紧急声明,说他们只是在做测试,不是有意歧视。这件事情很快就过去了,因为那时没有人有直接证据,说两个人在亚马逊购物,在同一时刻、对同一件商品获得的是不同的定价。

亚马逊被拦住了,不等于别人不再干。时过境迁,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类似这样价格歧视的做法在互联网上越来越普遍,越来越升级。最近在国内,还有个本土化的说法,叫“大数据杀熟”,即同一件商品,对于经常购买的老用户,给出的价格要高于新用户。

代入到现实场景中,就是经常点的外卖,会越点越贵;经常打车来回的路线,报价会越来越高;经常入住的酒店,金卡、黑卡、钻石卡预定的会员价比门市挂牌价还高……因为习惯了,因为有了依赖性,消费者对价格的敏感度会降低,像是温水中的青蛙,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更高的价格。

这让不少消费者愤慨,原来“最懂我的人,伤害我最深”;也让消费者唏嘘,原来“最终打败我的,是自己的习惯”。

除了“杀熟”这一招,大数据还能“逼”你买涨不买跌。比如我们在网上买机票,刚看的时候有半价机票在卖,你点进去看看,想着再等等,说不定能等到三四折票。你等了40分钟,刷新一下看看,还是只有半价票。又过了一会儿,你发现半价票没有了,只有6折以上的机票了。

怎么回事?难道便宜的票已经被人买走了?很有可能。但也有一种可能是,网站发现你不断地刷新网页查看同一航班机票,说明你特别需要这张机票,而你越需要这张机票的时候,你愿意为这张机票支付的价格就越高。所以你再刷的时候,明明有半价票,你可能都看不到它了。刷到后面,很可能你只能看到八折机票了,但你等不及了,票还是得买的,最终你就以八折价格买了这张机票。

更迫切的一方,愿意付出更多。 

不仅如此,有外国研究者做过一项实验,用两台电脑模拟两位消费者在网上购物。一位假装是富人,专门浏览一些高大上的奢侈品网站;一位假装是节俭的人,专门浏览一些低档便宜的东西。就这么上了一周网之后,两台电脑上了同一个网络平台买耳机。结果平台给“富人”推荐的耳机价格,是“节俭者”看到的耳机价格的4倍。

不仅仅是推荐的商品不一样。研究者还发现,对同一件商品,地址来自富裕地区的电脑(手机),看到的价格就比低收入地区的电脑(手机)要高。

同样,不少中国网民也发现,在国内相比安卓系统,用苹果IOS系统购买视频网站上的会员套餐,价格明显更高。

这些“高级”的价格歧视,我们不太容易发现。更多的时候,我们能感受到的是,同样坐飞机、高铁,经济舱里面挤着一群人,在公务舱(或头等舱)里乘客可以惬意地躺着睡觉;同样看电影,想看便宜的电影必须起早一些买早场的票,当然你也可以花更多的钱买小厅的VIP票;同样买水果,你买一斤是20元,买20斤老板可以以每斤15元的价格卖给你……

价格歧视的潜台词是,谁买得更多,就能便宜;谁出的价高,就是谁的。虽然这对于出不起钱的人是一种歧视,但也不要高估了“歧视”的不公平程度。就拿坐飞机、高铁来说,如果要消除这种不公平现象,让这两种人群分别乘坐两架不同的飞机、高铁是完全可行的,但这时候,这两种不同的人群就得额外支付更多的成本了。而将这两群人放到一块儿的时候,他们可以各取所需,出价高者和出价低者实则是在相互补贴。

另一个方面,出价高的人,多付了钱,理论上他的钱就变少了,占有其他稀缺资源的机会就减少了。这对于其他人来说,是一种公平——通过价格平衡了各方需求。

合法的价格歧视,有助于资源的有效配置。事实上,真正让消费者有“剥夺感”的不是价格歧视本身,而是大数据这个“潘多拉魔盒”。如果说价格歧视主要是研究如何尽量吃掉“消费者剩余”,那么大数据就是在研究如何尽量利用算法,把消费者隐私“一口吞下”。

大数据可能无法预测历史的演变,却很容易预测每一个人的行为。只要样本足够大,每个人的行为很好预测,因为人都是习惯的奴隶。

在互联网时代,数据就是新的“石油”。对于商家来说,大数据提供了开采不尽的矿脉,但对于消费者来说,一是隐私没有了,二是变得越来越被动。海量的数据、复杂的算法,让卖家越来越聪明,买家越来越无力。这种大数据“先知”给消费者带来的不公平感、不安全感越来越明显。

经济学教科书告诉我们,价格歧视理论上是很难实现的,但在大数据时代,商家可以精确判断:你是什么样的人,你有什么需求。商家越是了解你,越知道该怎么“歧视”你:保险公司可以“优选”出那些健康的投保人,赌场可以榨干每位赌客的最后一分钱,母婴用品商店比大多数女性更了解她们自己的生理周期……

大数据甚至可能影响民主选票。今年3月17日,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称,Facebook上超过5000万用户信息数据被一家名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公司泄露,用于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针对目标受众推送广告,从而影响大选结果。

这一数据泄露事件,也让人们了解到拥有20亿用户的Facebook,主要盈利模式是:通过用户的行为偏好进行特征分析,完成用户画像,进而借助相应的算法模型,来向用户精准投放广告。

可以想象,未来能够掌握大数据算法的企业,有可能进一步践踏个人隐私。当他们拿到这些隐私数据之后,会想方设法地保持对这些数据的垄断,利用这些数据为自己谋利。

细思极恐!我们每天都在被别人卖掉,还在高高兴兴地帮别人数钱,直到我们的隐私余额为零。更恐怖的是,很多时候我们是麻木地、自愿地被贩卖。

有专家说,网络时代“如何保护隐私”是拿诺贝尔奖的问题,一时没有完美的答案。但我们不得不思考答案,因为这不止关乎经济,更关乎人伦,我们需要“新的锁链”来约束它、监督它。

回到定价这个问题上,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愿意为相同的东西多付钱,也没有人愿意亏本做生意”。在这样的前提下,商家和消费者一直处于相互博弈、动态平衡中,不太可能出现一方长期获利另一方长期亏损的情况。因为总有一天,被揩油的一方会要求重新设置规则,占了便宜的一方该还的始终还是要还的。

如今我们探讨个人隐私保护,会在心里对数据泄露咬牙切齿,但不可否认,过去我们实实在在地享受到了1分钱打车、10元钱住酒店、免费用手机看电影等“不合理定价”商品和服务。如此看来,我们用个人隐私换取的“免费午餐”,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

耳边再次响起那首经典歌曲《最爱的人伤我最深》:“我最深爱的人伤我却是最深,进退我无权选择,紧紧关上心门留下片刻温存,只怕还有来生我爱得依然最真……” (作者:潘晔)

责任编辑:刘飞

热门推荐

小牛牛乐斗助手官方 牛牛碰 牛牛热视频 牛牛热在线视频
牛牛撸 牛牛碰 牛牛金服 牛牛学算术
牛牛撸 牛牛 钢琴 牛牛热在线视频 牛牛真钱棋牌
牛牛天龙 牛牛金服 牛牛bank 牛牛碰
2018平特一肖规律 香港六合彩官方 西甲直播表 中彩票的人是真实吗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 极速赛车手西瓜 大发彩票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彩票控网
北京快三跨度表迷你 新疆风采35选7号码推荐 山东十一选五预测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图 广东26选5图表 福彩
大红鹰总报码聊天室 北京11选5技巧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遗漏 北京pk10龙虎玩法 新疆十一选五前直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