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教育>正文

上个幼儿园咋这么难?家长翻墙头,烧钱超大学

2018-05-11 12:48
来源:牛牛网

本文地址://www.qdkdd.com.cn/jy/test/detail/20180511/1000200033136041526014133484297525_1.html
文章摘要:上个幼儿园咋这么难?家长翻墙头,烧钱超大学,敢冒燕巢飞幕之象,面面相看烤花瓶胸肌。

公办幼儿园的大门难进,有家长为了报名翻园墙挤破头;民办园每月保教费两三千,读个幼儿园比上大学还烧钱……牛牛网记者在重庆主城区采访发现,幼儿入园普遍面临多重困境:公办园学位少挤不进,优质民办园收费高上不起,普惠园又普遍被视为低质园不愿上,家长对优质学前教育的需求亟待满足。

公办园奇缺:家长为报名“翻园墙、挤破头”

重庆市民黄华的孩子今年秋天就该上幼儿园了,但去哪儿上现在还没着落。“原本想找个公办园,娃儿在里面放心些。结果来回折腾了一两个月也没个结果,真是心累。”黄华说,跑了10多家幼儿园,都说收不了,早就报满了。

在重庆,公办幼儿园成为“一位难求”的稀缺资源。

重庆市教委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主城28.3万学前教育儿童中,只有15%可以上公办园。黄华居住的两江新区,虽然定位为“西部内陆首个国家级新区”,但教育配套建设滞后,其直管区的89所幼儿园中仅有4所公办园,占比不到5%。

“整个片区就我们一家公办园,每年的小班招生名额只有40个左右,来登记报名的起码有六七百人。”重庆主城一家公办市级示范园园长说,由于学位紧张,这几年都是至少提前一年报名,甚至提前一年报名也不能保证上得了。

“一到报名季,手机都不敢随便接,各种打招呼的太多了。”另一家知名公办园园长向牛牛网记者诉苦,“去年招生时,报名的队伍从半夜就开始排了好几百米,几个家长急得都要翻园墙进来。我们解释说名额满了,家长很恼火,说‘公办园不收当地娃儿,要找电视台曝光去’。”

公办园不仅少,而且收费不菲。

记者走访发现,重庆主城一些稍有名气的公办幼儿园,除收取政府规定的保教费外,还要求家长“自愿”交一笔捐赠费,以“弥补办学经费不足”。尽管捐赠费每年少则五千、多则上万元,不少家长仍然趋之若鹜、求之不得。黄华的一位同事辗转托人找到关系,在交了3万多元的捐赠费后,终于如愿将孩子送入核心城区一家著名公办幼儿园。

“这是因为那些硬件好的民办幼儿园收费更高。”黄华给牛牛网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上那种高价民办园,一个月的费用至少两三千元,“一年的开销比上四年大学还烧钱,普通工薪家庭哪里负担得起?”

民办普惠园:家长“不放心、看不上”

公办园挤破头进不去,高价民办园又上不起,以民办公助为主的普惠幼儿园就成了很多城市家庭的选项。但牛牛网记者在重庆主城走访了解到,多数普惠园因办园条件较差、师资力量薄弱,虽然提供了不少学位,但很多家长“不放心、看不上”。

渝北区天宫殿街道居民张先生的女儿去年上幼儿园。“最初进了小区附近一家便宜的民办普惠园,这个园开办在农贸市场边一栋居民楼里,周围环境吵闹,孩子在半封闭的二楼上课,课外活动也只有楼顶巴掌大的一块场地。”张先生说,本来考虑到离家近,环境差也就忍了,但入园一个星期女儿就生病两次,“我和孩子他妈一商量,咬咬牙还是转到了离家远一点的高价民办园”。

按照2010年公布的《重庆市幼儿园等级标准》,幼儿园办学水平从高到低分为一级、二级和三级。普惠园由于办学条件有限,办学水平等级普遍较低。以重庆市南岸区为例,统计数据显示,该区73所三级园中,普惠园占到六成。

“我家大女儿就是在普惠园上的,虽然收费便宜,但是带班的保教老师每年都在换,说是工资太低留不住。”家住南岸区城南家园的高女士说,频繁换老师不利于孩子成长。“有些园还闹出食品过期、虐待小孩的传闻。现在看到民办、普惠这些标签,心里就犯嘀咕。自己有了二胎,不敢再送到这样的幼儿园了。亲戚朋友家有小孩上幼儿园的,我也劝他们要慎重考虑普惠园。”

部分家长对民办普惠园的疑虑,也在民办普惠园的招生遇冷中得到印证。“不像很多公办园都是家长抢着来报名,我们生存压力更大些,每年招生还要到周边社区宣传招生。”重庆渝中区子炫幼儿园园长谭扬春说,作为一所民办二级普惠园,他们每个月收取的保教费只有400元,办学水平也有一定保证。但受部分民办园办学质量差的影响,“现在很多家长以为民办普惠园就是低价低质,我们也很受伤”。

一位分管学前教育的干部分析,普惠性幼儿园本该是面向大众、收费合理、优质发展的幼儿园,但目前重庆主城的普惠园绝大部分是民办园,他们办学有经济利益上的考虑,投入能力有限,再加上政府对这类园的经费补助标准偏低、收费标准限制过低,容易导致办学条件差、办园不规范,造成“政府说提供了普惠性学位,老百姓却并不买账”的尴尬。

不平衡矛盾凸显,家长“入园”焦虑加剧

据测算,2018年重庆主城区在园幼儿将达到30万人,幼儿园学位缺口高达2万个。伴随“二孩”生育高峰到来,学前教育资源总量不足和优质普惠资源紧缺的矛盾进一步凸显,城市家庭的入园焦虑正在进一步加剧。

康庄美地幼儿园是两江新区为数不多的普惠园之一,这里一个中班最多时有60多人,超员近一倍,小小的教室人满为患。“我们开设了12个班,这已是一个标准幼儿园的极限。”该园一位老师说,幼儿园已经多次因超员被家长投诉,但要来读的孩子太多了,大班额实属无奈。

“政策放开后,父母也支持我们再生,但一个孩子上幼儿园就让人筋疲力尽,都怕生二胎了。”为孩子的入园问题四处奔走的黄华说,身边很多考虑过生二孩的朋友跟他一样,都有这种焦虑。

“随着城市家庭对美好生活需求不断升级,年轻一代父母越来越看重孩子的养育。”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学前教育中心主任徐宇说,现在城市家庭对学前教育的硬件与软件、师资与管理都有更高要求,“这也是家长们焦虑加剧的重要原因”。

重庆主城多位受访的教育系统干部坦承,过去几年来当地学前教育发展思路存在偏差。

一是将学前教育推向市场化,民办幼儿园占比过高,影响了学前教育的公益普惠性。

二是政府投入太少,严重影响学前教育质量的提升。数据显示,2016年重庆学前教育生均财政投入仅1999元,而同期全国平均水平为3000元,京津沪等直辖市投入分别为1.5万元、1.4万元和2.2万元。

“现在看来,学前教育还是要回归到公益属性。”重庆市教委副主任邓睿说,重庆计划通过新建、改建、回购、回收等多种方式新增公办幼儿园,预计将新增学位1.9万个。

多位受访专家表示,要积极扶持民办学前教育、避免低质低价的办学模式,实现在质量标准和监管要求上对公办园、民办园“一把尺子”。(牛牛网记者 张桂林 柯高阳)

责任编辑:王静

热门推荐

牛牛天龙 牛牛金服 牛牛天龙 牛牛卡盟
牛牛天龙 牛牛金服 牛牛真钱棋牌 牛牛 钢琴
牛牛天龙 牛牛金服 小牛牛乐斗助手官方 牛牛金服
牛牛天龙 牛牛撸 牛牛大逃亡 牛牛
上海快3开奖结果彩票控一 北京pk10怎么玩才能输 广东福彩快乐十分加奖 马会网站平特一肖 百万发一分时时彩概率
大乐透玩法双色球哪个容易 今天3d开机号和试机号列表 中大奖娱乐 甘肃11选5遗漏top 九龙六合图库大全
王中王一码中特资料 幸运快艇开奖视频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四川金7乐app下栽 吉林快三走势图表今天
欢乐升级技巧视频 百人牛牛作弊器 北京赛车机器人全自动 分分彩口诀见怪号就打1 辛运2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