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要闻>正文

制造强国之问: 今天谁来当工人?

2018-05-08 10:23
来源:牛牛网网

本文地址://www.qdkdd.com.cn/dyp/test/detail/20180508/1000200033134991525746221712705477_1.html
文章摘要:制造强国之问: 今天谁来当工人?,充饥破军设计师,亘古未有之患一遍。

编者按:工人强则制造业强,制造业强则国强!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总就业人口为7.76亿人,其中技术工人有1.65亿,约占21%,而其中高技能人才4700万人,仅占就业人口的6%。

“中国制造2025”需要更多本领高强的技术工人支撑,呼唤更多大国工匠。但现实情况是,在不少工业企业,普通工人境遇不佳,收入低、待遇低、尊荣感低、存在感低。“四低”痛点使年轻人不愿接力选择工人职业,跳槽离职现象和技术传承断层现象严重。

今天谁来当工人?这是工人之问,更是国家制造业发展之问。

2018年3月27日,工人们在浙江临海的吉利汽车生产车间工作 殷博古 摄

他们为什么不愿当工人?

牛牛网记者 李金红 王建 李雄鹰 董小红 陈弘毅 荆淮侨

工人曾经是全国人民羡慕的行业。但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开始,社会上许多人对当工人渐渐失去兴趣,现在许多工厂更是出现了招工难;有些职业院校、大中专毕业的学生,宁可在社会上飘着,也不愿意进工厂当工人。甚至有些大中专学生进工厂当了工人,也不愿意让亲戚朋友知道自己在工厂上班。

他们为什么不愿当工人?

乏味无趣

我国拥有一支广泛的技术工人队伍,非高技能工人占据了技术工人中大部分的比例。随着我国经济的日益发展,工业尤其是制造业越来越需要一支高素质技能人才队伍。

然而,牛牛网记者在一些省份采访发现,工作单调乏味、生活条件差等问题,让不少人特别是年轻人选择了不当工人。

“难道我就要在这三点一线的生活中度过一辈子吗?”今年20多岁的孙文静在深圳一家工厂上班,工厂、食堂、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让她觉得非常无趣。“工厂里面就这样,打工无非就是混时间,攒一点钱,然后自己出去做点小生意。”孙文静说,在厂里从一线普工做到管理层很难,晋升需要相关的学历和人脉关系。

南京科技职业学院大三的学生夏鹏说,他去年在一家外资化工企业的生产车间实习,原本期待能在实习中增加经验,到工厂后却发现,工厂生产线的自动化程度很高,每天的工作只是看着生产线上的机器运转,偶尔做一些搬运的体力活儿。而且,许多核心技术来自国外,由核心团队掌握。

“工厂需要的是劳动力,不是技术工人。”夏鹏的专业是机电一体化技术,在工厂里用不到太多的专业知识,也接触不到核心技术,就算正式入职后,职位晋升的前景也不明朗。看着身边的同学都在公司做销售或自己创业,夏鹏觉得在工厂工作,社会价值不高,还经常要倒白班和夜班。最终,在实习结束后,夏鹏选择了离开。

长沙市电子工业学校教师柳进兵说,现在的学生大都是90后,家庭情况整体比以前好,对生活有追求,有些企业没有绿化、空调,住宿条件不好,没有热水器等,都让学生不满意,从而不停地换工作。

不体面不光荣

牛牛网记者在多省市采访发现,现阶段我国技术工人的收入水平偏低。在一般企业,工人工资大多在2000多元到3000多元。在企业干了20多年到30年的老工人,工资也就4000多元到5000元之间。这样的工资水平,在今天的房价、物价、教育、医疗等成本较高的情况下,生活已是捉襟见肘,更谈不上体面生活了。

“工人的社会地位和待遇偏低,导致年轻人选择其他谋生手段,不去学技术。”从业20多年的中车齐齐哈尔车辆有限公司货车分厂电焊工张敬华告诉牛牛网记者,“现在我们国家高技能人才紧缺,且老龄化趋势严重,呈现断层现象。在东北老工业基地甚至存在老一辈高技能人才想要把绝技诀窍传承下去,却找不到好徒弟的现象。”

受访专家表示,我国目前的教育体制重学历,轻技能;企业重管理,轻技能。一些企业只考虑眼前利益,对职工教育投资和技能培训力度不够,致使我国技术人才后备力量断层。

也有些企业对政府重视高技能人才的执行力不够,无法切实解决实质性问题。

“现在90后乃至00后大专生对职业的选择更加多元。”南京科技职业学院电气与控制学院办公室主任王蓉说,随着“双创”逐渐成为一种新的校园文化,学生的就业渠道更加丰富,在选择职业时更加注重个人价值的实现,更喜欢从事有挑战性的工作。

同时,由于自动化水平的提高,现在许多工厂的一线岗位对工人的技术能力并没有非常高的要求。对于大专生来讲,不能发挥专业专长,而工厂也不愿意提高这些岗位的薪酬水平,因此人员流失成为一种常态。

王蓉与许多毕业的学生都保持着联系,不少学生在离开工厂后,选择到企业从事销售等工作,也有不少选择参军或者继续深造。“比起在工厂,这些就业方式更能让学生获得自我价值认同。”

发展空间窄

高级技术工人的培养周期长,而现有的工人上升机制不够健全,无形中制约了一些年轻工人的积极性。

“现在高技能人才年龄偏大,基本在40岁以上。”大庆油田第四采油厂第一油矿北三采油队采油地质工孙雨飞说,“一个初级工成长为高级技师最快需要12年时间,而大学生毕业进入企业两三年,还不具备相应的工作能力,却能晋级工程师。”

孙雨飞举例说:“去年公司内有一个年轻人在全国技能比赛中获得第3名,可回到单位还是初级工,这就削弱了年轻人的积极性。”

哈尔滨电气集团人力资源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工人职业存在社会地位不高、发展方向比较单一、劳动强度大、工作环境艰苦等问题,而且很多年轻人认为工人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安全等不是很有保障。

这影响了年轻人的职业选择,后备力量缺乏。目前有的下属公司一线岗位人员年龄结构偏大,许多生产岗位人员结构严重不合理,退休年龄段集中,技能传承、技术工人断档风险日趋严重。

随着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发展,各类企业特别是工业类企业对高技能人才需求量急剧增加。从市场供求看,近几年人才市场上,技术工人的求人倍率一直保持在1.5以上,高级技工的求人倍率甚至达到2以上的水平,供需矛盾非常突出。

“中国制造以质取胜的发展道路仅仅开了个好头,前方任重道远。”在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田浩荣呼吁,“建设一支一流的技术工人队伍,需要让更多的工人能静下心来,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发挥聪明才智,把技术工作干到极致,成为一个个称职的工匠。”


责任编辑:王静

热门推荐

牛牛天龙 牛牛金服 牛牛bank官网 牛牛金服官网
牛牛天龙 牛牛bank官网 牛牛 钢琴 牛牛学算术
牛牛撸 牛牛考资 牛牛撸在线视频 牛牛撸牛牛热视频
牛牛撸 牛牛学算术 牛牛撸牛牛热视频 牛牛
重庆时时彩软件教程 山西十一选五推荐 彩票福建36选7 江苏十一选五预测任六 重庆时时彩遗漏查询器
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时时彩 刘伯温神算六肖中特 黑龙江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天津快乐十分预测
江苏7位数预测 银狐时时彩登录 香港白小姐中特网站 福建11选5遗漏一定牛 新疆时时彩和值走势图
欧乐棋牌斗牛看牌器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永盛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 易发国际娱乐城正规吗 德州扑克怎么玩法